看《法门往事》里的男一号 如唐僧般婆娑一生

看《法门往事》里的男一号 如唐僧般婆娑一生

 即将于2017一月法门寺首演的《法门往事》

演绎出了同唐僧一般的男一号“吉祥”,
从始至终,他在用行动诉说。
 
 
整场观来,大爱无声。
 
隋唐年间,陕西关中的空气
没有任何杂质和霾黄,清冽中飘着芳香。
与愿:石匠吉祥永护佛骨
 
女孩:吉祥哥,吉祥哥,你在哪儿?我看不见。
男孩:二妹子,你眼盲,没有光明,就像黑天赶路,什么也看不见。
女孩:眼盲,苦呢!你告诉我,光明是什么样子?
少年:光明……
女孩:你告诉我,光明究竟是什么样子……
 
(上述人物“吉祥”是根据法门寺发展史,虚拟出的男一号,意化了很多在终身习佛,守护佛骨的修行中人。而这个叫二妹子的女孩,则是想要终生追随吉祥,等待被普救的众生。)
 
 
盛唐时期
有位名叫“吉祥”的石匠,
他以凡俗之躯拜佛寻法,
自来到法门寺第一天起,一天一佛,
雕琢大殿四壁的千佛墙。
三年间不分昼夜,精进勤勉,恒心不移。
晚上,吉祥不用灯,盲雕石佛,精准无比。
 
住持曾问:无月无灯,不见五指,看得见吗?
“看得见。”吉祥说。
主持又问:“你佛缘深厚,却不出家修行,为何?”
吉祥默不作声,随后答到:“时候未到。”
 
 
 
 
唐朝末年
藩镇扩张,大唐王朝气息奄奄。
公元874年,乾符元年正月,僖宗皇帝敕令刻制《大唐咸通启送岐阳真身志文》碑、《监送真身使随真身供养道具及金银器衣物帐》碑,于法门寺塔下严设地宫石室,深藏佛指舍利。
掩封地宫,以避乱世,
有待将来,逢盛世出!
“师傅,时候到了,”吉祥说。
静守法门,永护佛骨,道心众生,得证光明。
随后,他跪地礼拜,穿僧服,跪蒲团,接受剃度。
 
 
 
二妹子:吉祥哥,你要走吗?
吉祥:要走。
二妹子:远吗?
吉祥:远呢。
二妹子:回吗?
吉祥:不回。
二妹子:吉祥哥,你告诉我,光明究竟是什么样子?
吉祥:光明……光明就是你能看见脚下的路,看见远处的山,看见天上的雁,看见水中的你自己……还能看见佛菩萨。
二妹子:你能让我也看见光明吗……
吉祥:能。
 
 
 
嘤嘤哭声中,有人降生,有人命终,有人喜悦,有人苦痛。吉祥随佛法而去,誓为众生解脱苦厄。
 
二妹子留不得吉祥,任歌声嘹亮在空旷的土崖之间。
“瞭不尽的山梁
瞭不尽的河
瞭不尽的柳树一坡坡”
 
 
 
无畏:痴僧和尚修建佛塔
 
 
公元1568年
佛塔地宫,自唐代掩封,
历五代、十国、宋、辽、西夏、金朝、元朝,近七百年沧桑变幻。
至公元1568年,明代隆庆二年,
关中发生大地震。
法门寺唐代木塔一夜崩毁,
面目全非。
 
 
 
乡民:无米无粮,佛塔如何修成?
和尚吉祥:能成!
乡民:无金无银,佛塔如何修成?
和尚吉祥:能成!
乡民:无砖无瓦,佛塔如何修成?
和尚吉祥:能成!
大州居士:成不了!法门寺的佛塔再也不会有了。
众乡民:再也不会有了。
 
 
 
和尚吉祥:佛塔定会建成,法门寺定会重光!贫僧无米无粮,无金无银,亦无砖无瓦,唯以这七尺血肉之躯,化缘乞捐!哪怕千难万险,粉身碎骨,难行能行,誓必重振佛刹!
大州居士:真是个痴僧呐!
 
 
 
乡民:痴僧和尚,前路遥遥,佛塔如何修成?
痴僧和尚吉祥:一脚一步,终至千里!
乡民:痴僧和尚,杯水车薪,佛塔如何修成?
痴僧和尚吉祥:持之以恒,水可穿石!
乡民:痴僧和尚,一己之力,佛塔如何修成?
痴僧和尚吉祥:薪火相传,可以烧天!
 
 
 
法门寺,成住坏,
空中忽起痴僧债。
百尺铁锁挂肩筯,
欲与如来增气概。
 
明代
历时三十个春夏秋冬,明代法门寺十三级砖塔建造完成。
拖着铁链的痴僧和尚来到建好的石塔下,顶礼三拜,趺坐于塔下,气力尽竭的痴僧和尚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 
痴僧和尚吉祥:
佛塔已成,佛骨安然,
贫僧大愿已了,即可无憾归西。
 
 
 
二妹子依旧吟唱民歌,历历哀旋。
 
二妹子:吉祥哥,吉祥哥,你在哪儿?
痴僧和尚:静守法门,永护佛骨,道心众生,得证光明。
二妹子:吉祥哥,我看不见。
痴僧和尚:二妹子,你眼盲就像天黑赶路,没光明。
二妹子:你能让我看见光明吗?
痴僧和尚:能。
二妹子:吉祥哥,听说你要走呢?
痴僧和尚:要走。
二妹子:远吗?
痴僧和尚:远呢。
二妹子:回吗?
痴僧和尚:不回。
 
痴僧和尚端正坐姿,摆出无畏手印,微笑而寂。
 
 
 
是不是以为我们的整个演出也随之结束了呢?
No No No!
《法门往事》还有第三幕《降魔》和第四幕《禅定》,而这两幕的主人公及故事内容我们也将在下期为大家揭秘哦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